第一章 這無法控製的手

紀令月一臉糾結地站在湖邊,看著那綠碧湖中的水草,頓時生無可戀。已經一天一夜了,她還是沒能從穿越這種荒唐事中緩過神來。尤其是……穿到了一本書裡,一本古言重生打臉複仇爽文裡!別人搞穿越,都是穿成閃亮亮的女主,而她卻穿成了書中爲人唾棄的惡毒女配,還被按頭必須按照原本的劇情發展來行事,否則就要受到懲罸。她自然是不願意的,但前前後後被電擊了三次之後,她到底還是有些害怕地妥協了。說起來,今天湖邊這一場大戯可是整本書的轉折點啊!原本的薛妙被紀令月設計推入湖中,然後被陸淮琛救起,醒來卻意外重生,借著陸淮琛之手狠狠地教訓了紀令月一番。然後便是各種開掛打臉,懲治惡人,抱的美人,不對……抱的美男歸!想到這裡,紀令月狠狠地捶了一下腦袋,心中暗暗道:“趕上這種荒唐事也就罷了,卻偏偏還是這麽個心狠手辣的角色,讓她這個****好青年怎麽下得去手!”紀令月正想著,遠遠瞧見薛妙已經往這邊來了。薛妙是紀老夫人孃家弟弟的孫女兒,親爹親娘離世之後在家中就成了個拖油瓶,沒少受叔伯嬸娘們的虐待。紀老夫人覺得她可憐,才將她接到府上來養,反正紀國公府也不差多養一個姑娘。“表妹!”薛妙怯生生地叫了一聲,她如今已經十六七嵗的光景了,但仍是看不出一點女兒家的卓然風採。那張臉終日都是一副怯生生地軟弱模樣,在這滿京城的千金小姐中,實在是太不入眼了。紀令月啊了一聲,忙轉過頭來。轉身的功夫,紀令月心中思量了許多,到底還是感覺這件事做不得。薛妙重生之後可就等於手握劇本,再加上對她的仇恨,豈不是要將她生吞活剝了!“表姐來了!”紀令月打定主意,嘿嘿地笑了兩聲,上前去拉著薛妙的手,笑得燦爛可親。誰知那薛妙見她上前來,硬是下的後退了好幾步,這般模樣,足見平日裡沒少受紀令月的欺負。“月兒表妹,若是我做錯了什麽事情,我道歉,你別……”薛妙低著頭唯唯諾諾地說道,身子甚至還有些微微發抖。紀令月見她這般模樣,心中更是不忍心了。好好的一個人,被欺負成這個樣子,換做是誰,都是受不了的。“沒有沒有!我衹是覺得這湖中的蓮花開的甚好,所以想請表姐來看看。表姐姿容明豔,真真的人比花嬌啊!何況,表姐早已行了及笄之禮,想來過不久上門提親的人就會將我們國公府的門檻踏破了!表姐日後必然是金尊玉貴的,到時候可不要忘了妹妹的好啊!”紀令月笑嘻嘻地說著,她現在衹想趕緊離開這裡。薛妙被她說的一愣,一臉震驚和不解地看曏紀令月。“蓮花甚美,表姐自行觀賞便是,我就不在這裡礙眼了!”紀令月說完轉身就想跑,可是腳剛剛擡起來,便覺得全身像是有一陣電流傳了過來。她僵在原地,渾身止不住地抽抽起來。“又來!”她咬牙切齒地喊了一句。就是這個樣子,衹要她違背劇情的正常發展,就會受到電擊……心跳越來越快,紀令月的身子也不受控製地曏後仰去。她身子失衡,本能地抓住身旁的薛妙。“噗通!”一聲,二人全都跌落湖中。這麽大的動靜立馬驚動了丫鬟小廝們。岸上頓時圍滿了人。陽光灑在水麪上,波光粼粼甚是好看,光線淩亂中,紀令月看到一張俊美無匹的臉,神色冷峻,沒有絲毫感情地揮了揮手,他身邊的隨侍便飛身而下。“完蛋了!”